記在達明一派《REPLAY 神經/意難平》演唱會 2020後之 我諗我應該收聲

以往幾次睇完達明一派演唱會後,我都會在網誌或社交平台寫篇看後感的。昨晚《REPLAY 神經/意難平》演唱會完場在回家途中,我內心在掙扎著,寫定唔寫,定係我應該收聲? 2020年的今日香港,究竟仲可否公開話自己鍾意聽達明一派呢? 要寫的話,怎樣可以避開敏感話題而不用怕無啦啦觸犯國安法? 經過一晚沉澱後,於是便決定隨心地寫幾句。(最後當然寫了不止幾句)

達明一派是小眾嗎? 對我這代人來說,達明一派從來都不是另類或小眾,八十年代簽得寶麗金的樂隊,會有幾另類呢。或者,達明可以算是大眾之中的小眾,既可以有深度層面的歌曲解構,同時又可以上大台攞奬,以前的香港就有這樣的自由,你敢說依家有?

1989年我還是無知天真的中學生,不太理政治,對達明一派的歌曲所表達的訊息只是一知半解,只覺得《意難平》專輯內的「忘記她是他」好有意境,「天花亂墜」則好亂噏廿四,很多歌曲背後的意義都是後來許多年後才理解到的。

《意難平》推出後一個月就是8964,發生什麼事不用多說,年少的我經歷過1989年,感覺自己當堂大個仔咗好多。到了1990年聽《神經》時,好似很容易便明白當中的意義,但都只是明白表面那一層,深層的意義亦是要幾年後才領悟到。

《意難平》(1989)和《神經》(1990)的時代就好比2019至2020年的香港社會,如果說三十年前的我因為8964而成長了一大步的話,當代的香港年輕人經過2019年的洗禮,或許成長的速度比我當年更快且更巨大吧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1990跟2020年確實有好些地方相似,例如是移民潮,以及對內地政權的不信任等等,但是兩個年代的人實則上不盡相同。1990年聽「十個救火的少年」會當作是預言,只會一笑置之嗤之以鼻,當年的社會大把機會,年輕人對未來畢竟還有期望的。但2020年11月再聽此曲或專輯內的其他歌,就是紀念一個逝去了的香港,聽「愛彌留」就像永別這個城市,再聽「皇后大盜」則是懷念早已逃之夭夭的舊事頭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原本每隔幾年看的達明一派演唱會是大型派對,今年就好比去吃解穢酒一樣,悲喜交集。雖然講到好灰那樣,但其實又未至於要哭哭啼啼地去睇,最後派對都可以像歡樂今宵那般的。

有一句說話叫「置之死地而後生」,既然這兩年都捱得過,或者明年可以當作是另一頁的開始。新一頁可寫什麼內容? 或者只可寫寫「你炒過芥蘭幾粿」等閒事,然後請自動收聲啦。留得青山在,那怕冇達明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你還有發開口夢嗎? 「開口夢」的歌詞有一句唱著「我醒我知我驚見星轉月移」,如果講得多會成真,或者發多幾百個開口夢,會真的改變命運也未定。

就算夢未能實現,至少「共你淒風苦雨 共你披星戴月 共你蒼蒼千里度一生 共你荒土飛縱 共你風中放逐 沙滾滾但彼此珍重過」(皇后大盜),但願達明音樂長存,與香港人共勉之。

Facebook專頁: YFL 生活博客

Instagram: kelvinyfl

YouTube: Kelvin Leung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